<listing id="lxn35"><font id="lxn35"></font></listing>

<del id="lxn35"><var id="lxn35"></var></del>

    <b id="lxn35"><nobr id="lxn35"></nobr></b>

      <mark id="lxn35"><dfn id="lxn35"><strike id="lxn35"></strike></dfn></mark>

          <dl id="lxn35"></dl>

          <ruby id="lxn35"><sub id="lxn35"></sub></ruby>

          貝人貝語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貝說未休 > 貝人貝語
          貝館貝藏貝人貝語漁夫與貝學螺裝貝
          “貝殼紅”緣結蔡教授(下)
          來源:深圳貝殼紅實業有限公司 時間:2017-09-12點擊數:載入中...

          這時翁戎先生環顧一下蔡老的客廳:入門處左側,有一張小桌,桌面有兩側都擺放著訪客的留言簿,可見蔡老完全把自己的小家當作半開放式博物館了??蛷d的四面,除靠窗一面不能擋光外,另外三面都擺放著展柜,里面整齊、歸類、有序、規范地擺放著不同的貝殼甚至貝類的標本。

           

          也許是為了滿足于更多普通訪客,也許是為了顯得更加醒目,靠近電視、沙發、茶幾的地方的一個展柜,擺放著很多目測有二三十公分以上的大螺,例如中國四大名螺:鸚鵡螺、萬寶螺、大法螺和唐冠螺,瓜螺和鵪鶉螺等,這些個體很大的螺,蔡老都擺放著兩三個,給人視覺上很大的震撼。對于鸚鵡螺這樣外部如鸚鵡,內部結構非常精致、奇妙,蔡老還特意切開讓人以窺究竟!


          就在這些大螺旁邊,客廳通道處的展柜,赫然立著一個“黑木雕”,“黑木雕”上面擺著一個“巨白蛋”,“巨白蛋”沉穩地、不失柔情地寫著:F.R.巴納德博士世界貝類陳列室的字樣!

          在蔡老的私家收藏館里,有一個“F.R.巴納德博士世界貝類陳列室”:一段很久前就廣傳的感人故事,在蔡老再次的動情回憶中,向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再次娓娓述說......

          蔡英亞教授和巴納德博士

                 F.R.巴納德,加拿大太平洋生物研究所博士,1985年他為了科研和交流,遠渡重洋而來,訪問當時的湛江水產學院(廣東海洋大學前身)并結識了蔡英亞教授,兩位學者一見如故,巴博士在蔡教授所負責的貝類陳列室里,看到蔡教授的貝類、貝殼藏品和研究成果,更是欽佩不已;共同的海洋生物興趣和共同的研究事業,使蔡、巴第一次見面和相處,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彼此長達數年的學術交流。

                1988年6月,蔡教授應邀訪問加拿大,再次與巴博士見面交流。蔡教授回國前,巴博士決意把自己珍藏多年、窮盡多年心血、愛之如自的1300多種珍貴的貝殼樣本,請蔡教授務必接納、并帶回中國,驚詫萬分的蔡教授這時才知道,巴博士已身患嚴重癌癥、他自己確知不久于人世,決定將他收藏的貝殼樣本贈與合適交托的蔡教授!

                1300多種珍貴的貝殼,裝滿了3大箱,轉載著巴博士的心血和珍愛,裝載著巴博士和蔡教授的深厚感情,裝載著加、中的兩國友誼,也裝載著中國和世界生物科研的重任,越洋過海,到了中國,到了蔡教授的家中,直到巴博士不久后的離世,直到蔡教授已年近九旬!

                這是發生在中加兩國生物學家的動人故事,這是世界貝類研究、貝殼收藏史上的一段感人佳話!

                感恩的是,就在巴博士離世之前,蔡教授、巴博士、香港大學的莫頓教授,三人共同完成《中國沿海的雙殼類目錄》并在香港出版發行!這是內地與香港、國內與國外貝類專家一次成功的合作!雖然巴博士走了!

                是的,巴博士走了很久了!但他留存在蔡教授這里的貝殼們繼續在見證他,《中國沿海的雙殼類目錄》這本書也繼續在見證他!愿中國貝人,與蔡教授一起紀念這位平凡而偉大的F.R.巴納德博士!

              (補記:本月5日,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與蔡教授夫婦再次交流,當年蔡教授從加拿大回國幾個月后,巴博士就離世了!《中國沿海的雙殼類目錄》這本書,巴博士也沒能看到它的出版,但這本書的另一位參與者——港大的莫頓教授卻是巴博士力薦與蔡教授一起合作的?。?

                翁戎先生從蔡教授的簡單敘述中,從蔡教授對“F.R.巴納德博士世界貝類陳列室”很多細節布置中,例如在很多的貝殼樣本標簽上,蔡教授都鄭重地署下巴博士的名字,在很多顯眼的地方,蔡教授用更多的資料和照片,默默地紀念這位他今生的摯友、學界的翹楚!

                數十年過來,也許展品不斷增加、調整,巴博士的珍藏和蔡教授的收藏都匯合在一起了,巴博士似乎繼續與蔡教授肩并肩走在科研的道路上,樣本的很多標簽也依稀可見當年他倆的很多具體的合作:采集者、鑒定者、不同的采集地……

                從客廳的沙發附近,到客廳的過道,再到客廳的入口,好幾處墻面前都擺放在貝殼樣本,北美加拿大、美國海域的貝殼,東南亞諸國海域的貝殼,廣西北部灣的貝殼,廣東、福建等省沿海的貝殼,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海域的貝殼……


                蔡教授在教書育人期間,在科研探索期間,在國內,他與他的學生、同事、同行,足跡北到渤海、黃海、東海,南抵西沙群島、南沙群島,特別是在19996月期間,蔡教授攜同他的得力助手,也正是早上為翁戎先生他們引見的勞贊教授,跟隨海軍某部艦隊,到達南沙群島進行海洋生物調查,取得了很多重要成果和海洋生物樣本。

              無論這時的蔡教授,以及翁戎先生之后與勞教授提及這事時,兩位教授——多年的師生、師友都不約而同說,當時過程極為艱苦惡劣、經常流血受傷,但價值無限、畢生難忘!

              蔡、勞南海之行之后,蔡教授參與了《中國南沙群島的前腮亞綱貝類》論文的撰寫和在臺灣的發表!這是南沙群島很多貝類和基本狀況在世人面前的"處女“展現和科研!


          “貝王”——硨磲,“海洋活化石”——翁戎螺,在蔡教授的館藏中,也幾乎是必不可少的。

          隨著蔡教授帶領的腳步,翁戎先生步入了蔡教授的書房,這里既是書房和書籍,還是貝殼并展示,很多更細小、更珍貴的貝殼樣本都放在這里,還有一些極為珍貴的貝殼化石,一些友人送給蔡教授的貝殼工藝品和珍珠!

          這時,蔡教授帶領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一起翻看他有關生物研究、貝類和貝殼的書籍,或他參與論著的,或他學習研究的,林林總總,放滿了兩三個書柜里。當他們翻看著蔡教授的手稿時,面對著工整的筆墨、干凈的紙張、完整的編寫,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深受感動、極受鞭策:他們當如何認真、負責、用心、用情、用智地對待“貝殼紅”的工作,就是如何更好、更廣得傳揚貝殼文化、貝類生物的知識,使更多人熱愛和保護、合理地利用造物主所賜給人類如此寶貴的自然、海洋和生物!



                這時,蔡教授拿出一本小冊子——《神奇的海貝》送給翁戎先生:這不正是翁戎先生一直買不到的一本書嗎?這不正是蔡教授與汕頭另一位生物專家謝紹河先生共同完成的《神奇的海貝》嗎?欣喜之余,翁戎先生“得寸進尺”,請求蔡教授給予簽名;極為感激地是,蔡教授非但爽快答應,還說,這里沒有文房四寶,等他帶翁戎先生他倆過去參觀另一個展室時,在那邊用毛筆寫!

                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再次受寵若驚、感激莫名。當他們準備過去另一個展室時,蔡教授和曾阿姨還請翁戎先生在訪客本上留言和署名,翁戎先生緊張地寫上:

                 “敬仰!佩服!贊嘆!蔡老的學術深厚,館藏寶貴!”

          這實在是翁戎先生的肺腑之言!

          暫別曾阿姨,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跟隨著蔡教授健壯的腳步,走到了廣東海洋大學霞山校區,走上了一棟老舊樓房,走進了記不清楚是哪一層樓的一個大房間,大房間左側掛著一個簡樸的牌子,蔡教授自己筆書:“貝類研究室”,以及簡單的介紹……

          大房間里擺放著很多展柜,放置著數不清楚的貝殼樣本、浸泡在酒精里的貝類樣本……它們的外觀比之于蔡教授家里的藏品,顯得好像很樸素無奇、粗糙平庸,然而得到這些貝殼、貝類樣本的歷史,卻是蔡教授和他的同事、他的學生共同親歷采集的艱辛過去和所取得的豐碩成果!這些貝殼和貝類來自全國各地,多達千多種,其中,有關廣東的海貝,成為蔡教授與謝紹河先生共同編著的《廣東的海貝》的重要實物科研樣本!

                 翁戎先生可以想象到,這些貝殼、貝類樣本,在過去與將來,都為中國貝類的研究提供非常多寶貴的信息、做出許多不可磨滅的貢獻。

          這里不僅僅有很多海貝,也有很多淡水貝……

          翁戎先生站在一幅蔡教授書寫的書法作品“廣學明德,海納厚為”面前思索良久,這厚重、敦實的八個字不正是蔡教授一生的覺悟自勉和不斷踐行的嗎?!

                 當翁戎先生跟著蔡教授繼續觀看著展品時,翁戎先生的同事則忙著拍照,在蔡教授的書桌上,就如他家里一樣,擺放在很多他與師友們和各屆人士的合影,少不了的則是他與恩師張璽教授和摯友巴納德博士的合影,在若干重要的合影照片旁邊,仍然少不了蔡教授到了年邁時還不斷提醒自己的警句:

          “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多奉獻,少索取”,

          “勤于充實,善于自持,淡泊名利,清心處世”……

                 翁戎先生眼眶有點濕潤,心里充滿著感動和敬佩……

          一諾千金的蔡教授,這時走到書桌旁,研墨留言,在主要由他撰寫的《神奇的海貝》著作的空白處,這位長者極為認真、謙卑地寫上:“xxx同志指正,蔡英亞,2017、6、19”。

          當翁戎先生再次請求蔡教授也為“貝殼紅”題字時,蔡教授隨即應允,并且唯恐寫得不好似的一次又一次地寫上“貝————紅”,當他一次又一次寫完之后,都認為沒有寫好,說等下次與翁戎先生再見面時,再寫……

                (補記:本月5日,蔡教授夫婦和其他家人同時參觀翁戎先生私人收藏的“貝殼苑”,對翁戎先生提出如何加強鑒別貝殼樣本、規范貝殼樣本標簽的一再提醒。蔡教授對科研的精益求精、一絲不茍的精神,更令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所敬仰和欽佩?。?

          半個多鐘頭很快就過去了,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還要趕過去廣東海洋大學水生生物博物館——那座蔡教授同樣投入多年心血和精力,發起并參與建立的,享譽華南甚至全國的水生生物博物館!蔡教授是該館的首任館長,退休之后,蔡老繼續被廣東海洋大學和大學里的這座水生生物博物館留任教授和館長多年,如今博物館仍然以名譽館長對他尊稱和寄望,表達著博物館對他過去巨大貢獻的肯定,也相信這位老教授還能不斷發揮余熱、繼續奉獻才華!

          與蔡老竟如此投緣,也只能暫時別過了,但愿來日方長;似乎連老天也窺見了翁戎先生和他同事內心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感動,下起了毛毛細雨,翁戎先生撐開傘遮著這位令人敬愛的老教授走出了校門,當翁戎先生準備送教授到家時,這位86歲的長者,突然快步跑向路的對面,一邊跑一邊連聲說,不用送他,他沒問題,你們趕過去吧,下次再見!

                 翁戎先生站在路的這邊,目送蔡教授進入了小區的門,再往左邊小道繼續小跑著,直到消失在他倆的視線中……

                 蔡老教授個子不高,但蔡老教授在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心目中,是高大的!

                 蔡老教授身子不大,但蔡老教授在“貝殼紅”伙伴們的心目中,是寬厚的!


           “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多奉獻,少索取?!?/span>

           “勤于充實,善于自持,淡泊名利,清心處世?!?


          翁戎先生心里不斷默想著……

                                     2017、6、19拜訪,7、3記述,

                                     7、5再會,7、6補記。

          • 貝殼這些讓人驚艷的文化歷史

            原來馬爾代夫的許多珊瑚島礁盛產一種貝殼, 當地人采集貝殼, 堆積如山, 待貝殼里面的肉腐爛后, 將貝殼洗凈, 然后販賣給暹羅(今泰國)、榜葛刺國(今孟加拉)等國作為市面上流通的貨幣。

            ______
            UPDATE:2022.06.24MORE >
          • 貝雕藝術欣賞

            貝雕就是選用這些有色貝殼, 巧用其天然色澤和紋理、形狀, 經剪取、車磨、拋光、堆砌、粘貼等工序精心雕琢成平貼、半浮雕、鑲嵌、立體等多種形式和規格的工藝品。

            ______
            UPDATE:2022.05.09MORE >
          bBVYvR5b3gJmHvOStyEXpGupE8TQYNE6k0HlqUEKxQLy68drIMwmXJw5Qv3yTCcTMV4sM7FWIj6Gfyq9+KqyKeZngQsYHMvmQNY5LcZYzZahxjWElUi+MqE/n9JNMOaNshsTptIyigtAzf8Iw9KX2XIT9qSD9tJaWlzRtogSWyDK4UcwFjE6zOAvGq/nLszcEVax6upyXA6lWwm7VkQQxA== 5544444